润包子奶黄陷

紫担💜 最爱岚💕 吃每个cp😘
画残还懒
就是突然想写文了
幼儿园水平 脑子里是一种 一写出来只想打死我自己

掐丝使我开心使我头秃

工作室里没事干,数位屏克星今天也是打不开数位屏。
于是把之前的脑洞先画个稿
大概是润润版的阿卡丽

荧光MJ你值得拥有

校方爸爸突然要来几副装饰画_(:з」∠)_
姑且算是初稿完成?











不知道有没有看出来其实是大奥里面的鱼缸参考哦

毕业设计做了一副掐丝画(๑•ั็ω•็ั๑)

我们的甜包润35岁生快~

生贺预告!

明日完成全部

猜猜看我是谁

估计也猜不出😂

打算出漫画版的啦

周边正在绝赞准备中🌟

脑洞记一个

jr舞台剧掀下面具那一刻的美智子

高岭之花

告知

最近上课上班两边跑。实在没什么时间上线大约6月22之后开始制作扇子周边啦

欺骗(1)

内虐
很黑,介意勿入
黑化爱拔注意 ◆◆◆◆◆◆◆◆◆◆◆◆◆◆◆◆◆◆◆◆
“我喜欢你!全世界最喜欢你!”

柔软的樱花花瓣轻飘飘的落在少年人的心尖儿上, 纤长的眼睫毛轻轻颤抖着。饱满的嘴唇此刻紧紧的抿着。

“对不起,我对你没有感觉。”如同剑锋一般上挑的眉毛紧紧皱起,冷漠的眼神刺痛了对面少年的双眼,激起了一阵波澜。

冬天残留下来的冷风无情的刮过松本润浸湿的双眼,泪水终于还是溢了出来,也模糊了对面那个背影。

悲伤至极的眸子深深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走快一点走快一点。樱井翔害怕了害怕自己忍不住回头抱住那个人儿,擦干他的眼泪,把自己满腔的心意的告诉他。

“我已经做到了你的要求了,你会遵守承诺的吧。相叶君。”巷子深处的阴影里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脸上挂着无害的笑道:“那当然了,只要翔君也能做到我自然不会伤害润君啦~”樱井翔怒视道:“我会做到希望你也可以。”相叶雅纪咂了一下舌:“哦哦,不要露出那种眼神嘛,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呀。”

我要做个坏人。松本润趴在吧台微醺的想着。【哼,平时翔君这个不让做,那个不让做,今天可以玩个够本了。】“呀,润君。好巧呢。”松本润抬头看着突然笑了:“原来是相叶君呀,来,陪我喝一杯。”相叶雅纪坐下来,歪头看着松本润问道:“润君是这么了么?”松本润呵呵笑了笑“今天呀,我和我最喜欢的人告了白呢,结果咧!人家不喜欢我,说是连感觉都没有,呵呵。”又喝了一大口酒“我是谁呀,我就不信了我松本润没了他我就过不下去了,呜呜呜过不下去了。”

相叶雅纪拍了拍松本润的肩膀,挂着笑:“不会的,润君是有很大魅力的人。肯定会活的很好的~”相叶雅纪发现松本润已经开始摇头晃脑说话打结了,就把人塞进出租车说了句地址就走了。

回家的路上拐去了一趟宠物店,挑选起了项圈“啊啦,相叶君今天你来啦。”店长出来和相叶雅纪打着招呼。相叶雅纪笑了笑“是呀,家里的小宠物把之前买的项圈咬坏啦,得买个新的了。”店长笑了一下“宠物就是这样的,这个时候还是要教训一下的。”相叶雅纪点了点头“没错,今天回去就好好训训。”店长摇了摇头“诶呀,相叶君你就是太温柔啦,不能太宠着的,对了最近好久没有看见二宫君啦。”相叶雅纪接过结好账的项圈一边走出店门一边说“最近和也他有点生病了,就不带着他了。”

“我回来啦~”借着昏暗的光线,床上的人抖了一下。相叶雅纪走到床边用手抚摸着床上人的脸颊“看呐,我给你带了礼物呢,谁叫你之前弄坏了那个呢。”床上的人瞪大的眼睛呜呜叫着。“哦哦,忘记啦,你嘴巴里有东西呢,怎么这么贪吃呢。”说完就把东西拔了出来“咳咳,你这个变态!我不是你的二宫!求求你放了我吧!”床上的人狠狠的弹动着何奈手脚被绑着没有自由。“不!你就是!”相叶雅纪紧紧抱着床上人的身体“你就是,你就是,和也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笨蛋!笨蛋!笨蛋!”二宫和也看着眼前这个已经癫狂了的相叶雅纪眼眶红了起来“笨蛋!我就在这里啊!”

明明!明明!只是出了门想给笨蛋买个东西!结果身体确不受控制的飞向了天空……最后看见那个笨蛋哭的满脸泪水的样子。

【啊要是可以擦掉就好了,想要看见他每天都有开心的笑容的样子啊。】再次醒过来就成了这幅样子,大概是执念太深成了地缚灵吧,嘛,没想到自己这么喜欢这个笨蛋呢。

但是,但是,为什么看不见我呢。我就在这里啊。明明互相都这么想念对方的温度。

不知不觉又到了小黑脸的面包店了。也就只有这个人了……

“啊,是小和呀。”大野智揉了揉睡着时在脸上压出的红印。二宫和也走了过去伸手拿了一个牛角面包的灵体出来啃。“啊啊,这样可真好呀,都可以吃遍所以的面包店了还不用付钱~”二宫和也作势敲了敲大野智的脑袋“也就你这家伙会这么觉得了。”大野智fufu笑了笑“怎么了,还是没好?”

二宫和也放下了面包揉了揉眼睛,良久叹了一口气“是啊。又不能想你一样看见我。”“是哦,那你没试过托梦啥的?”大野智敲了敲手心觉得这方法可行。二宫和也烦躁的挠了挠头“就是因为这一点!那个笨蛋!连个正经觉都不睡的!每次的时间都不够我说句话的!”八字眉因为烦恼搅的更加拧巴了“啊~要是小和你有实体可以给他投个安眠药就好了。”

昏黄的夕阳光照了进来透过了二宫和也的身体,二宫和也举着手指看着透明的手里的光线,叹了口气“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大野智看着面前越来越淡的身影摇了摇头“诶~人啊。”黑色的皮革手套拉开了抽屉里面,有着几张塔罗牌和红色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