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包子奶黄陷

紫担💜 最爱岚💕 吃每个cp😘
画残还懒
就是突然想写文了
幼儿园水平 脑子里是一种 一写出来只想打死我自己

我们的甜包润35岁生快~

生贺预告!

明日完成全部

猜猜看我是谁

估计也猜不出😂

打算出漫画版的啦

周边正在绝赞准备中🌟

脑洞记一个

jr舞台剧掀下面具那一刻的美智子

高岭之花

告知

最近上课上班两边跑。实在没什么时间上线大约6月22之后开始制作扇子周边啦

欺骗(1)

内虐
很黑,介意勿入
黑化爱拔注意 ◆◆◆◆◆◆◆◆◆◆◆◆◆◆◆◆◆◆◆◆
“我喜欢你!全世界最喜欢你!”

柔软的樱花花瓣轻飘飘的落在少年人的心尖儿上, 纤长的眼睫毛轻轻颤抖着。饱满的嘴唇此刻紧紧的抿着。

“对不起,我对你没有感觉。”如同剑锋一般上挑的眉毛紧紧皱起,冷漠的眼神刺痛了对面少年的双眼,激起了一阵波澜。

冬天残留下来的冷风无情的刮过松本润浸湿的双眼,泪水终于还是溢了出来,也模糊了对面那个背影。

悲伤至极的眸子深深印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走快一点走快一点。樱井翔害怕了害怕自己忍不住回头抱住那个人儿,擦干他的眼泪,把自己满腔的心意的告诉他。

“我已经做到了你的要求了,你会遵守承诺的吧。相叶君。”巷子深处的阴影里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脸上挂着无害的笑道:“那当然了,只要翔君也能做到我自然不会伤害润君啦~”樱井翔怒视道:“我会做到希望你也可以。”相叶雅纪咂了一下舌:“哦哦,不要露出那种眼神嘛,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呀。”

我要做个坏人。松本润趴在吧台微醺的想着。【哼,平时翔君这个不让做,那个不让做,今天可以玩个够本了。】“呀,润君。好巧呢。”松本润抬头看着突然笑了:“原来是相叶君呀,来,陪我喝一杯。”相叶雅纪坐下来,歪头看着松本润问道:“润君是这么了么?”松本润呵呵笑了笑“今天呀,我和我最喜欢的人告了白呢,结果咧!人家不喜欢我,说是连感觉都没有,呵呵。”又喝了一大口酒“我是谁呀,我就不信了我松本润没了他我就过不下去了,呜呜呜过不下去了。”

相叶雅纪拍了拍松本润的肩膀,挂着笑:“不会的,润君是有很大魅力的人。肯定会活的很好的~”相叶雅纪发现松本润已经开始摇头晃脑说话打结了,就把人塞进出租车说了句地址就走了。

回家的路上拐去了一趟宠物店,挑选起了项圈“啊啦,相叶君今天你来啦。”店长出来和相叶雅纪打着招呼。相叶雅纪笑了笑“是呀,家里的小宠物把之前买的项圈咬坏啦,得买个新的了。”店长笑了一下“宠物就是这样的,这个时候还是要教训一下的。”相叶雅纪点了点头“没错,今天回去就好好训训。”店长摇了摇头“诶呀,相叶君你就是太温柔啦,不能太宠着的,对了最近好久没有看见二宫君啦。”相叶雅纪接过结好账的项圈一边走出店门一边说“最近和也他有点生病了,就不带着他了。”

“我回来啦~”借着昏暗的光线,床上的人抖了一下。相叶雅纪走到床边用手抚摸着床上人的脸颊“看呐,我给你带了礼物呢,谁叫你之前弄坏了那个呢。”床上的人瞪大的眼睛呜呜叫着。“哦哦,忘记啦,你嘴巴里有东西呢,怎么这么贪吃呢。”说完就把东西拔了出来“咳咳,你这个变态!我不是你的二宫!求求你放了我吧!”床上的人狠狠的弹动着何奈手脚被绑着没有自由。“不!你就是!”相叶雅纪紧紧抱着床上人的身体“你就是,你就是,和也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笨蛋!笨蛋!笨蛋!”二宫和也看着眼前这个已经癫狂了的相叶雅纪眼眶红了起来“笨蛋!我就在这里啊!”

明明!明明!只是出了门想给笨蛋买个东西!结果身体确不受控制的飞向了天空……最后看见那个笨蛋哭的满脸泪水的样子。

【啊要是可以擦掉就好了,想要看见他每天都有开心的笑容的样子啊。】再次醒过来就成了这幅样子,大概是执念太深成了地缚灵吧,嘛,没想到自己这么喜欢这个笨蛋呢。

但是,但是,为什么看不见我呢。我就在这里啊。明明互相都这么想念对方的温度。

不知不觉又到了小黑脸的面包店了。也就只有这个人了……

“啊,是小和呀。”大野智揉了揉睡着时在脸上压出的红印。二宫和也走了过去伸手拿了一个牛角面包的灵体出来啃。“啊啊,这样可真好呀,都可以吃遍所以的面包店了还不用付钱~”二宫和也作势敲了敲大野智的脑袋“也就你这家伙会这么觉得了。”大野智fufu笑了笑“怎么了,还是没好?”

二宫和也放下了面包揉了揉眼睛,良久叹了一口气“是啊。又不能想你一样看见我。”“是哦,那你没试过托梦啥的?”大野智敲了敲手心觉得这方法可行。二宫和也烦躁的挠了挠头“就是因为这一点!那个笨蛋!连个正经觉都不睡的!每次的时间都不够我说句话的!”八字眉因为烦恼搅的更加拧巴了“啊~要是小和你有实体可以给他投个安眠药就好了。”

昏黄的夕阳光照了进来透过了二宫和也的身体,二宫和也举着手指看着透明的手里的光线,叹了口气“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要回去了。”大野智看着面前越来越淡的身影摇了摇头“诶~人啊。”黑色的皮革手套拉开了抽屉里面,有着几张塔罗牌和红色信封。

最近事情积压,脱不开身。我也快淡出大家的视线(不不不,已经是了。)
明天早上学校要出发去安徽呈坎写生啦,待我一周归来。疯狂填坑!

















还有,千万不要用水溶性彩铅作为颜料来看,太麻烦啦!而且上色不明显。










还有,在想要不要出一个夏日周边。_(:з」∠)_

耳机

  【小偷!】【人渣!】【这种人不应该和我们在一起!】

  【榎本径先生,有人怀疑你涉嫌偷盗,请和我们走一趟吧。】

  ……

  “不!我没有!”呼吸的频率仿佛是脱了水的鱼,一身薄汗表示着梦中的情绪。溢满泪水的眼眶已经支撑不住,几滴泪水顺着脸颊浸湿了枕头。

  温热的水柱劈头打下,冲刷着皮肤。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穿上皮鞋,掏出耳机塞入耳朵。

  1……2……3。出现了。

  驼色的风衣一看就是胡乱穿上的,肩膀那里的褶皱把溜肩显的更严重了。头发乱七八糟的翘起,偏偏颜却要死的好看。闪闪发光的大眼睛散发着大型犬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紧紧包住装饰性肌肉的衬衫下是一双朝自己奔来的大长腿。

  “小径!小径!好巧哦~我们又碰见了呢。”吉本荒野借着身高优势把榎本径揽进怀里。

  【我听不见。】塞着耳机的榎本径面无表情。

  “小径!小径!我跟你说前面开了一家超赞的甜品店哦。昨天开业大酬宾我吃了超多!”

  【啊,这家店恐怕已经把你列入黑名单了。】榎本径嘴角微微扯起。

  “小径!你有听我说话吗?”吉本荒野捧起了榎本径的脸其中还因为脸颊肉的手感不错捏了几下。

  【太近了!太近了!这家伙!】榎本径已经当机,运转不能;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呼呼,小径太可爱了。明明是听见的嘛~”

  吉本荒野看着面前这个已经崩坏人设一脸不知所措的小锁匠。粉嫩柔软的嘴唇紧紧抿着;迷茫的眼神,闪着水光的眼角深深的吸引着吉本荒野。

  榎本径看着眼前不断放大的脸,惊到忘记了呼吸,直到窒息感冒了出来才反应过来。大口呼吸新鲜空气的同时还不忘瞪着吉本荒野;想着给上一拳但又舍不得这么好看的脸上有红印子,就只好气呼呼的盯着。

  吉本荒野看着怀里气到炸毛完全把人设丢到一边的四眼小团子不禁好气又好笑。

  低头又啄好几口。满意地看着榎本径红的可以滴血的脸蛋笑了。伸手摘下耳机,俯身在耳边说:“以后多听听我的声音好么?”

  像是入了魔一般,点了头“好。”

  “耶~那小径我们去前面的甜品店吧!”

  “笨蛋,那家店估计都害怕你了。”

  “诶!小径你刚刚有听见我说话?”

  榎本径勾了勾唇,笑意染上了眼尾;加快了步伐向前走去。

  “等等我啊!小径!”

  【我一直都在听你的声音啊。】

◆◆◆◆◆◆◆◆◆◆◆◆◆◆◆◆◆◆◆
梗源自于日常,自己耳机里没放音乐又懒得摘,就造成了别人眼里“我在听歌”的假象。

我大概是最晚的那个了,今天刚刚到,近一点的地方还是可以发的,远的只能等快递恢复啦

大家是不是发现我消失了好久……

没错,我好久没出现了(都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得到)
每逢期末时,老师就会变态。

没错我被镇压住了_(:з」∠)_

代码老师叫我们做一个介绍自己的页面,【不多不多,大概就和JD差不多就可以了】

我能介绍啥?

【我叫×××  性别:女 爱好:吃、睡、萌爱豆。特长:
没什么特长就是我特长。】

嗯,就是这么简单,我就是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人类好么老师(´╥ω╥`)

动画老师叫我们做一个公益短片,搞了一下台本,计算了一下时间;好家伙91s',1s'有24帧……我大概画完图我就可以牺牲了。




大家放心,我的稿都有23放假疯狂打字产出,安心安心。( •̀∀•́ )